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传播 > 科普文章
科普文章

假想能成真吗?

时间:2009-09-17  来源: 文本大小:【 |  | 】  【打印

科学论争  KEXUELUNZHENG  2006.11 上百科知识

假想能成真吗?

■ 张文敬 张怡华

  地球上任何一个特殊的地貌单元都可能引起人们尤其是一些科学家们的无限遐想和猜度。有的遐想和猜度看似毫无科学道理和科学依据,但却在后来者们的科学实践中得到逐步地认知和证明。

例如,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于公元前六世纪提出地球是一个圆球以后,到公元二世纪,著名的地理学家托勒密根据希腊的“对称审美爱好理论”想象南半球必定还有一个未知的大陆存在,并据此绘制出第一张标有在地球南端存在一块假想的“未发现地”的世界地图。

两千多年之后,人们终于发现了这块“假想”中的陆地——南极洲。而德国气象学家、地球物理学家魏格纳不经意中假定:地球各大陆原本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后来却“飘”开去形成了现在的七大洲。

这就是现在几乎家喻户晓的“大陆漂移学说”,正是这个曾被不少科学家嘲笑过的理论,现在却被越来越多的地质、古生物学家所发现的构造形迹和古生物化石所证实⋯⋯

不过,也有一些在理论上看似可行的假想,在实践中却可能大打折扣或者“此路”根本不通。

比如,有人曾设想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缺口,以方便印度洋尤其是孟加拉湾丰沛的湿热水汽光顾青藏高原,甚至一路北上直达塔里木盆地沙漠区,从根本上改变我国北方尤其是西北一带干旱少雨的自然状况。还有一种设想,即所谓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从雅鲁藏布江筑坝引水至黄河上游或新疆塔里木盆地,从而改变我国西北乃至北方缺少水源的窘境。

这两个以美好愿景出发的设想,在科学实践中真的可行吗?

第一个设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

喜马拉雅山脉东西长约2400千米,平均海拔5000 米以上,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43 米,更有10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极高峰直立在喜马拉雅中部。喜马拉雅山脉南坡一直延伸到印度河和恒河北岸,海拔平均低达500 米以下;而北坡则与巨大的青藏高原连为一体,作为青藏高原的一部分矗立在高原南缘,形成了青藏高原的南部屏障。此处由南而北,还有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唐古拉山、昆仑山、祁连山等山脉几近平行的横向排列在青藏高原广袤的高原面上,让200万平方千米的青藏高原突兀在东半球的中部亚洲,形成了地球第三极——高极。

然而,喜马拉雅并非直立的铁幕一块,从它和青藏高原一块隆升的那一天起,也开始了其遭受地质构造、冰川侵蚀,被河流切割的历史。因此,从西而东,喜马拉雅山脉已然被切穿了无数个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缺口”:横穿喜马拉雅的狮泉河谷、象泉河谷、孔雀河谷、吉隆河谷、樟木河谷(又称麦曲河谷)、朋曲河谷、亚东河谷、洛扎河谷,更有雅鲁藏布大峡谷等。上述河谷在不同程度上为青藏高原输送了大量来自印度洋的湿热水汽,滋润了各河谷沿途的森林、草场和农田。在高山区还发育了不少现代冰川。不过,由于高原和高原上层层叠叠的横向山脉的阻挡,加上北上气流本身运行的能力并不是有些科学家所设想的那样强劲,尤其更有气流运行受地球公转和自转方向的影响,北上气流即使在无阻挡地

形影响下也会发生向东偏转,绝不可能长驱直入至更远的我国西北地区的新疆、甘肃一带。

那么,如果按某些人士所论,将喜马拉雅山再炸开一个“口子”,会有多大的影响呢?显然,那只是杯水车薪而已。须知青藏高原的平均海拔也是4000米以上,即使将整个喜马拉雅炸得与青藏高原一样平,庞大的青藏高原一样要将南来北上的水汽大部分阻滞在它的南坡;更何况炸开一个“口子”所产生的山石废料,也会堆成一个小喜马拉雅山。看来,要将喜马拉雅山炸平,最终无疑还将堆起一个新的喜马拉雅山来。

而且,要真正实现将大量水汽(假设北上气流还有足够的能量)引向更北方的话,除了炸开喜马拉雅山,同时还要在青藏高原打开一个使气流顺势北上的更大更长的通道。那么,为此开挖的山石物质不知还要堆起几条高大的山脉,而且不知道该把它们堆放到什么地方去才合适呢?

第二个设想:引雅鲁藏布江之水北上至甘肃与新疆⋯⋯这一命题与第一个设想既有异曲同工之“想”,更有异曲同工之“惑”。

诚然,偌大的青藏高原,既有数以千计的湖泊,更有数以万计现代冰川;既有西风带远程携带而来的降水,也有印度洋孟加拉湾西南季风通过各山口,尤其是雅鲁藏布大峡谷水汽通道带来的降水;更有地方性天气形成的阵雨。长江、黄河、雅鲁藏布江(恒河的主要上游)和印度洋,以及澜沧江、怒江甚至包括新疆境内的塔里木河的主源克勒青河都源自青藏高原。

近年来,科学家们又将青藏高原冠以“亚洲水塔”的美誉。也许正是“亚洲水塔”让一些人士满以为这“水塔”是一个取水不尽的“百宝箱”。殊不知,“水塔”之水的水资源也是有一定限度的。比如长江之水,虽源于海拔6610 米的各拉丹东雪山,可是其水量却是随着流域的扩大、海拔的降低而逐渐增大的。雅鲁藏布江只有到了林芝地区大峡谷的入口以下,尤其是汇聚了来自念青唐古拉东

南山麓——中国著名海洋性冰川作用中心的帕隆藏布江之后,才变得汹涌咆哮、水量骤增的。“亚洲水塔”之说是仅就水之源头而言,并不是有无限水量的表述。

事实上,仅就雅鲁藏布江而言,林芝以上的主流和支流的水量,以发展的眼光看,仅够西藏地区自用;而且由于季节的变化,干枯水位变化十分明显。冬季水位低,大量河漫滩出露;冬季又是风季,风吹河走,在流域内形成了大量的沙丘、沙山。如果在大峡谷入口(海拔2800米)筑高坝调水,海拔高度似乎不是大的问题,但林芝地区的米林、林芝、工布江达等县城(海拔28503000 米)及县内多数地区将变为泽国。这里是西藏少有而难得的主要农、林产区,如果在此筑坝,将给整个西藏区经济可持续发展带来许多负面影响。要是在林芝以上地段从雅鲁藏布江调水,则更会加剧水坝以下所有地区的沙漠化,沿程的气候、生态环境将会受到毁灭性的破坏,中国三大原始林区的藏东南林区以及该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将会因为缺乏必要的水源涵养而迅速退化、恶变 .雅鲁藏布江水源最丰沛的地段在雅鲁藏布大峡谷大转弯顶端,也就是当帕隆藏布江汇入雅鲁藏布江之后的下游段,即海拔1500 米不到的门中、扎曲附近;而甘肃省省会兰州市的中心位置(中山铁桥处)海拔是1501 米。要想从大峡谷转弯处的海拔高度向黄河上游引水,显然无法克服“水往低处流”的理论矛盾。

那么,要翻山越岭将其引向海拔1400 米左右的新疆塔里木盆地是否可行呢?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从大峡谷拐弯处到塔里木最低处的罗布泊直线距离约1300多千米,以仅100米的水位差作如此大距离的截流调水,无异于“平地趟水”。而且,河流泥沙的淤积就是一个大问题。塔里木盆地是内陆盆地,淤积物无法外排,只会越淤越多,海拔也会随之增高,其结果可想而知。

诚如第一个设想中出现的麻烦一样,要开挖一条数千千米的大运河,同样存在“渣石堆放”问题。

论者实在愚笨,真不知道该把那些数以亿吨计的山石、沙土堆放在什么地方?这些新的人造高山、高原又会给环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也许是毁灭性的!看来,这两个关乎青藏高原地区的“大胆”设想,乍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在理论上既无科学性可言,在实际操作中更是困难重重。很多时候,假想与科学之间是不能贸然划等号的!

 

 

(原载 百科知识 2006年第11期)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228816 电子邮件:office@imde.ac.cn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蜀ICP备05003828号 旧版网站
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