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中国科学报】邓伟、陈利顶:如何把野外科考危险系数降至最低

时间:2018-08-13   文章编辑:中国科学报 韩天琪   文本大小:【 |  | 】  【打印

  应对任何突发安全事件,防患于未然都好过“亡羊补牢”。

  野外科考工作也应当按照规范要求操作,把危险系数降到最低,甚至零危险。从事地学研究或其他需要从事野外科考的工作,通过制度化把安全教育固化在一个程序中是非常重要的。

  ■本报记者 韩天琪 

  前几天,西南石油大学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师生4人在新疆阿克苏温宿县进行野外考察时,遭遇突发泥石流不幸遇难,引起全国网友关注。

  事发后,四川省教育厅制定下发《教育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暑期学生安全工作的紧急通知》,对全省暑期学生集体活动等安全工作进行再部署,要求各级各类学校立即对有组织的学生校外集体活动情况进行全面排查,及时了解掌握当地气象、水利部门发布的预报预警信息,对在安全因素发生动态变化区域内组织的活动,该取消的取消,该暂停的暂停,该撤离的坚决撤离,确保暑期师生集体活动安全。

  生物、生态、地质等领域的科学研究少不了野外考察工作,如何保证野外考察工作的安全性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野外科考风险多种多样 

  在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山地所)研究员邓伟看来,野外科考面临的风险是多种多样的。

  首先是交通方面的风险。由于从事野外科考工作的地点一般比较偏僻,科考人员除了使用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外,大部分还需要徒步或租赁野外用车才能到达科考地点。“山区道路多崎岖,路况大多也不好。多数时间都在陡峭的山间行进。”邓伟提示,在应对交通风险方面,科考队伍可以尽可能雇佣本单位有经验的司机。如果雇佣外单位的司机,在使用车辆之前要和司机反复沟通、强调安全问题,提前了解司机的驾龄和驾驶经历,同时对司机进行培训。

  其次,野外科考工作由于环境的特殊性,也会存在发生地质灾害的风险。“山区比较常见的地质灾害有山洪、泥石流、山体崩塌、滑坡等。雨季发生这些地质灾害的可能性更大。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在雨季,山区的崩塌滚石偶尔还是会有的。”邓伟认为,面对野外科考中可能发生的地质灾害,野外科考人员要有足够的经验、防范心理和安全意识。

  准备充分 防范风险 

  应对任何突发安全事件,防患于未然都好过“亡羊补牢”。邓伟建议,在野外科考出发之前,科考队员就要作充分的情况分析。“熟悉野外科考目的地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准备好通信设备、应急预案和应急设施。”

  邓伟以山地所为例,介绍了野外科考前的准备工作。“在我们带研究生进行野外科考前,首先要分析当地的地形条件是否复杂、是否正处于雨季等等。比如今年降水比较频繁、西南地区还多暴雨,我们就取消了8月份的一些野外科考计划。”

  由于野外科考工作经验性很强,对于缺乏经验的研究生和年轻科研人员,安全教育也是保证安全科考必不可少的环节。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生态中心)研究员陈利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生态中心的研究生和年轻科研人员在进行野外科考前,导师和课题组长都会对其进行安全教育。“比如不前往危险的地方、碰到危险情况一定要注意安全。碰到特殊天气状况,如暴雨等,可以临时取消外出计划。”

  陈利顶认为,对于野外科考的安全教育应当以公共安全教育和安全科普为主,以机构层面的安全教育为辅,课题组长或导师多加提醒,同时野外科考人员自身也要时刻保持安全意识。

  “其实对野外环境下的安全教育应当是面向整个公众的科普,是基本常识。内容应涉及对地质灾害的了解、对发生地质灾害的预判和发生地质灾害后的处理等等。而科研人员和研究生既然从事某领域的研究,就应当了解该领域的性质、特点甚至风险,自身时刻保持安全意识。”陈利顶说。

  “课题组长或项目负责人有责任和义务对研究生和年轻科研人员进行安全教育和提醒。比如地质灾害防范、人员配置安排等。”在邓伟的课题组工作,每次野外科考前邓伟都会对工作人员进行半天培训。“特别强调出行纪律,小组成员之间要相互注意安全,每隔15分钟必须有信号传递,特别是在雨天,更需要加大联系的频率,不能发生失联。在深山和人烟稀少地区做生物和地质方面的考察和采样时,要有一定数量的人员组成一个强大的工作组,绝不能一两个人成组。另外,一个小组不能深入科考腹地很远,小组和小组的距离在山区中要保证在500~1000米,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其他小组在短时间内就可以赶到并提供帮助。”

  此外,在野外科考出发之前,邓伟会做好安全宣讲工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遇到山洪、泥石流、小型的崩塌滑坡、山体垮塌等情况时如何逃避。“把安全意识灌输到野外科考人员的心中。”

  安全教育应当制度化 

  “每个行业都需要制度规范保证每个操作都是符合要求的,这样才能保证整个工作的工序是安全的。”邓伟由此认为,野外科考的安全教育也应当制度化。“野外科考工作也应当按照规范要求操作,把危险系数降到最低,甚至零危险。从事地学研究或其他需要从事野外科考的工作,通过制度化把安全教育固化在一个程序中是非常重要的。”

  山地所目前实行的是野外科考的知情制度。“我所研究生目前外出进行科考都必须经过研究生部的备案和导师批准,报备科考的目的地、时间、带队人员等。”

  鉴于各个课题组组长和导师的经验、对安全问题的重视程度参差不齐,邓伟建议将安全教育制度化定位在各科研机构层面。

  “有制度当然是最好的,应从制度层面进行野外科考安全方面的统一要求。以中科院为例,从院层面到研究所层面到各个课题组层面都应当制定和落实野外科考工作的安全条例。”邓伟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8-13 第7版 观点)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 蜀ICP备05003828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邮编:610041 | 联系我们 旧版网站